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德哈/Drarry】情如万年青

  故事简介:Harry因为自己调配的魔药变成了女生,除了两个挚友和校长以外谁都不知道这件事。以“Harry出去做事”瞒过了全校上下,可谁知道他的死对头Draco却好像脑子抽了一样想要和“她”谈恋爱……
(Harry扬声:庞弗雷夫人,这个人有猫饼你快来给他瞧瞧!)

故事大概开始在电影《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那里,顺便致他们美好的十三岁(三年级)





  返校火车上lupin教授驱赶了摄魂怪,但被赐予摄魂之吻后的黄金男孩Harry Potter却陷入神不属思的恍惚状态,常常在课上走神,导致魔药课上刻薄的老蝙蝠教授手下更是毫不留情地扣了格兰芬多比平时还要多的积分……
  格兰芬多的小狮子心碎一地。
  “Harry,你怎么了?”结束一天的课程后,坐在格莱芬多的长桌上食用晚餐,看着对面好友停顿下吃布丁的突兀动作,hermione完全忍不住这几天的疑问了——再不问出口她可能会被她的好奇心给憋死——她用轻柔地语调询问:“你好像不太对劲——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对啊伙计,你今天魔药课炸炉也就算了——毕竟这种事虽然少发生但也有过——但你居然在魁地奇训练中被鬼飞球砸到这可就稀奇了!”Ron探过头附和,吧唧吧唧地吃着南瓜饼。
  “天哪,你还被鬼飞球砸到?!”Hermione小声惊叫起来,一脸牙痛的表情,差点吓得布丁都掉了,“你可是捕球手啊!”
  以灵活以及绝对的速度称名的金色飞贼都能抓到的捕球手Harry居然被鬼飞球砸中????
  这个世界怎么了?
  “嘿,Harry你到底怎么啦?”
  “是神经错乱了吗?”
  旁边的双胞胎你一言我一语地嬉笑着凑过来。
  “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能需要去一趟庞弗雷夫人那里。”
  “也许你需要我们的新产品!”Fead偷偷摸摸举起一瓶橙色的不明液体,“保你神智清醒,永远不瞌睡!”
  “如果不去的话我们这里还有其他治疗办法~”
  Ron把手上的南瓜饼塞进嘴里,用肩膀把他们挤回去,“吃你们的去。”
  双胞胎耸耸肩,“如果Harry想要的话我们打半折哦。”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挤眉弄眼。
  Harry伸出头对他们友好一笑,Hermione伸手拍拍桌子把他的注意力召回来,三个人凑成一个小团体,说着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是不是摄魂怪留下的影响?”最聪明的小女巫悄声问。
  “我也觉得是,自从那次之后你就整天恍恍惚惚的。”Ron说。
  受害人揉揉太阳穴,“也许……?我也不知道。”
  “你有没有想过去看看庞弗雷夫人?”Ron说,用手肘撞撞他放在桌面上的手肘,为友人最近的行为而感到忧心,“你这种状态不行啊伙计,看你每次扫帚飞行我都不放心,感觉下一秒就会翻。”
   “有那么差劲吗?”Harry不服气地小声嚷嚷。
   Hermione努力不让自己翻白眼。“事实上就是。”她抬眼,被对面斯莱特林长桌上爆发出的一阵笑声吸引过去,发现正是那个苛刻讨厌的铂金脑袋所引起的嘲笑之语。
  “嘿,Potter!”果然,下一刻斯莱特林的王子转过半个身子呼唤救世主,“听说你晚上被摄魂怪给吓醒了?”
  Draco Malfoy自然地勾起恶劣的笑,旁边的人正扶着额头装出一副娇弱晕倒的恶心模样,斯莱特林们的恶意伴随着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扑面而来,Harry皱起眉头看他们一眼,Ron瞪了他一眼把Harry的肩膀扳回来。
  “别管他Harry。”和Ron的安慰话语穿梭而入耳的是斯莱特林不怀好意的大笑声。
  他想捂起耳朵,可这样也没什么作用,反而是认输了。决心把针对自己的笑声抛之于脑后,Harry抿抿嘴,疑惑地抬起头,“他们怎么会知道……”
  “别管他们怎么知道的了。”Hermione说,“这群自诩为优雅高贵的斯莱特林幼稚又不是第一天了。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摄魂怪对你的影响吧。我个人认为你去找一下Lupin教授会比较好,毕竟……”
  “过会儿吧。”Harry干巴巴地说,“我、我现在不想去麻烦别人。”
  Hermiome没有抗议地说了一句好吧,而Ron咽下一口南瓜汁,伸手勾住他的肩,“我希望你早点好起来,Harry。”
  “嗯。”

  但是过了两天,他依旧没有什么变回原来精神状态的趋势。
  就连斯莱特林主要挑衅团体都发觉了他的不对劲。
  魔药课上,一天之内格兰芬多炸炉的次数刷新Snape教授教学史上新高。
  “Mr.Potter,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关于在你手上毁掉的数个坩埚。”Snape凶恶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宛如在施冰冷咒,让他脑内神经紧绷,皮肤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对、对不起,教授。”他嗫嚅着小声说。
  Snape教授并没有为此减轻惩罚,“格兰芬多扣十五分。”环视一圈,他面无表情地吐出残酷的话语,“希望我们伟大的Harry Potter先生能保住身为格兰芬多的荣耀,好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不要为此而骄傲。”
  这下子就连神经粗大的Ron都能看得出Snape教授快气炸了,衣摆带风,袍脚拍在人小腿上感觉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下……
  Harry偷眼看了看格兰芬多的小伙伴们,全都一脸有苦难言,又扫了一圈死敌斯莱特林,毫无意外的咧嘴嘲笑,有的还朝他扮鬼脸。
  没错,那是Draco Malfoy。
  讨厌鬼Draco Malfoy。
  Harry闷闷不乐拿出魔杖地施了个清理一新咒语,把桌上的一塌糊涂给消去。起身打算去拿新的坩埚,教室后边Snape教授突然冷冷出语, “魔药课上不专注,斯莱特林集体扣十分。”
  Harry不用看就知道斯莱特林们想原地爆炸的表情,他背对着严苛的教授,面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灿烂的笑容。
  靠近门口看到这个微笑的Hermione无奈摇头,继续手上的调制,踮起脚在坩埚里顺时针搅动三圈。
  愚蠢的男孩子们。
  所幸的是,在魔药课离结束之前还有几分钟里,Harry把自己炼制完的魔药装进一个小瓶子里,成功避开了来自蛇院教授的挑剔毒液。
  给教授阅过一遍后,就等一声令下大家全部喝下自己炼制的长发药水,看看效果如何——这也是检验水平的一种方法。
  “Drink it。”
  学生们咽了口口水,面面相觑,第一个有勇气喝下的居然是Draco Malfoy,第二个是视死如归的Hermione,渐渐的所有学生都喝下了自己出手的魔药。
  “哇哦!”叫起来的是斯莱特林的Pansy,她痴迷地看着Draco Malfoy长长的金发,那渴望的眼神简直充分表达出想用手触摸的想法,却被Droco死死护住自己长至小腿的金丝似闪闪发光的发丝,转而瞪了她一眼。
  Hermione的魔药也很快见效,蓬松的棕色毛发长长之后让她看起来就像只炸毛的松鼠,听到几声来自斯莱特林的笑声之后她立马赌气似的喝下了解药,不让自己有更多出丑的机会。
  学生们的药剂纷纷起效,他们在魔药炼制房里大呼小叫,夹杂着几声猖狂的笑声,像身处于一个游乐场一样欢声笑语。
  Ron顶着最多长长了几厘米的发型。比之之前,现在红发微微垂到肩膀,这表明了他的魔药炼制水平也没好到什么地方,他取笑完别人后回头看看Harry,立马吓呆了。
  “My God.”Ron傻了,揪着自己耳边长得最长的一撮发,将心中第一所想喃喃出口,“你怎么没有变啊。”
  依旧顶着乱七八糟的短发的Harry扯起一边嘴唇,给了个他一个郁闷的笑。
  明明是按照书本步骤来的,可为什么没有反应?
  Heimione也一脸见了鬼,她倒吸一口气,“连Ron的长发魔药都有效果,你怎么……”
  感觉她痛心疾首的表情就像“你怎么堕落到比Ron更低下的地步了”,Harry挠挠头吐吐舌。
 
  承受了好友们的安慰,Harry叹息着,开始认真思付是不是真的要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看了。
  好吧,过了今晚,他想,明天我就去。
  然后安然把被子往上扯了扯,寻了个舒适姿势,闭上眼滑入睡眠梦乡。

  然后第二天就发生了不去医疗翼都不可以的事情了。

————
23333快气炸的Snape教授!
我喜欢!
取名废的我……你们就不要在意题目啦!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