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德哈/Drarry】情如万年青(2)

  故事简介:十三岁的Harry喝下了自己做的魔药,然后居然就变成女孩子的故事,同时死对头Draco似乎对她有意思……

  前文请点头像找





  早上,晨光如同柔软的羽毛洒落床头,Ron迷迷糊糊把床头柜上的衣服摸过来,半眯着眼把它穿上了,但在洗漱时咬着牙刷探头发现这么久Harry的被窝还是一动不动的,有点不太对劲——这是晕了吗——Ron想,奔过去想把他摇起来,却看到床头柜上用一本书压着一张匆匆撕出来的纸条。

  他抽出来昨晚睡觉之前明明没有出现的羊皮纸条。

  “Don't worry.I just have some problems which must ask for Mr. Dombledore. I think I will be ok after  it.”
 
  很明显是Harry的笔迹。

  Rom没有想太多,以为又是像二年级密室时的情况那样骚扰这位特殊的男孩了——至少这一次他肯和 Dombledore校长交谈一二——这一次经历应该会轻松很多吧,他想着,忽略内心微微的不舒服。

  经历这么多了,Harry这一次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和他说又有什么不正常的现象发生了——这有一点点让他的心情不是很好,甚至是让他低落下来。

  还是不能信任吗?

  RON叼着牙刷走进洗漱室,没有发现那压在书本之下的羊皮纸条最后一个字母的尾部是如此用力与惊慌,就像是匆忙留下的一场生命逃亡的线索。

  “Harry呢?他在哪儿?”Hermine在Great Hall里坐在格兰芬多的位置上看书,看着Ron独自一人走近入座,看了看他身后,这个时候应该还有一个人一起来的。

  “可能和 Dombledore分享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去了吧。” Ron说,他耸耸肩。

  赫敏挑起一条眉毛,“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Harry平时有什么都会告诉我们的呀。”

  “谁知道呢。”早餐还没开始,Ron把自己带过来的书本摊在长桌上,翻开今天课程准备学的知识所在页数。

  “那关 Dombledore什么事?”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了。”

  Hermiome这个时候才发现Ron的表情几乎是不悦的,说话的语气都是闷闷不乐的,“嘿,你干嘛?为什么一大早就这种表情?”

  手指在桌上弹动的动作顿下,Ron从书上拔出并不是很认真阅读的视线,挺直腰背环胸看着她,“我一点都没有不开心,我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好朋友一大早留下的纸条而感觉到不愉快。每个人都有隐私,对吧?我也无权过问Harry。”他故作愉快地说,只是谁都看得出他藏在无所谓话语下的沮丧。

  “别开玩笑了,Ron。”听到这里,Hermione好笑地挥挥手——她简直笑出声,“明明最着急我们的就是你,你在闹什么别扭呢?”

  “我没有闹别扭!”Ron不自在地挪了挪坐姿,没有发现自己微微撅起的嘴,就像一个被夺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子。他草草地说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最后总结出一个结论,“只是、我认为,Harry在再向 Dombledore求助的之前,可以跟我们说一下……”

  回应他的是Hermione戏谑的眼神。

  “好了好了,别看我了。难道你自己就不觉得不舒服吗?”Ron眼神闪闪躲躲的嘟哝着,脸上烧得滚烫。这是他第一次向其他人解剖自己的真实所想,尽管过程充满了奇异与深邃的羞耻感,让他恨不得立马逃回格兰芬多的塔楼宿舍里再也不见面前的人。

  还真是一点都不坦率。

  注意,是一个比一个不坦率。

  Hermione头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控制住想打他们脑袋的冲动——愚蠢的男孩子们——她要忍住,即使是Ron这个蠢货……!

  “Harry去找 Dombledore了。”她几乎是肯定地陈述。把在Ron来之前就预习得差不多的课本合上,她双手叠在一起压在书皮上做出咨询者的姿态,盯着低着头假装在看书的红发男孩,条理清楚地说,“Harry之所以会寻求 Dombledore校长的帮忙,就说明他认为这是我们两个三年级解决不了的问题——虽然我们一起经历魔法石和密室等不寻常的事情——但Harry这次是真的知道情况不同于以往。何况你说的是你一大早就发现Harry就不见了——拜托,如果不是很急的话,Harry为什么连夜去找 Dombledore,而不是等到早上和我们商量?”
 
  Ron的思绪快被Hermione一大串的话绕弯了,他努力梳理下来,才说,“这次是不同的?”

  Hermione满意地点点头,还好Ron的脑子在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我认为可能是他身体出了点问题。”

  补充一句,“而且很有可能是突发性的……所以他才会选择和身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的 Dombledore求助。”想了想,“所以……也有可能是自身魔力问题?”

  “Hermione你真厉害。”Ron解开心结之后,少有地夸了她一句,惹得这个聪颖的棕发女巫骄傲地挺了挺胸,活像只神气十足的猫头鹰。

  早餐快开始的时候,Ron正准备把书收起来,突然有个格兰芬多的高年级学生走向他们,说 Dombledore有事要找他们,让他们赶紧去校长室。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当Hermione神色紧张地站起来询问是什么事时,这位看起来就很活泼的学长抹了抹鼻尖,“也许你们去了就知道啦。”

  Ron盯着他颜色偏于红色的头发长达十三秒,被Hermione扯了一下衣袖才反应过来,连忙说我们知道了谢谢学长传达,我们立马过去。

  学长瞥了一眼他的正宗红发,心大的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我怀疑他有weasley家的血统。”Ron低声和hermione说,他们正踏入从未冒险过的校长室门口,看着面前威风凛凛的巨型猫头鹰雕塑收卷起翅膀旋转几下,露出背后的一条短短的楼梯。

  它通向白巫师 Dombledore的校长室。

  Hermione示意他嘘声,两人拾步向前, Dombledore校长正等着他们。

  “请坐,Mr.weasley,Miss.Granger.”白发苍苍的老人和蔼地邀请他们坐下沙发,今天他穿的是布满星星的衣袍,“柠檬水还是南瓜汁?”

  Hermione礼貌地摇头,抬起头微笑着婉拒,做好一个乖巧的女孩子假象。Ron刚刚想开口说南瓜汁就被Hermione一个偷偷的肘击给打醒了,立马转口,“……不、不用了。”

  Dombledore看到他们这些小动作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你们饿吗?”

  男孩和女孩略有警惕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孩子有那种防范意识也是可以理解的,Dombledore决定愉悦地原谅他们,这可比同年级其他学生都要好。

  “好了,我们来说说正事吧。”Dombledore说,顿了一下,“我们来说说Harry吧。”
 
  “那么,Dombledore教授,请问Harry去哪里了?”Ron看了一眼Hermione,硬着头皮发出提问。

  “我知道你们很担心他。”他回答,语调诚恳,“我也为Harry能拥有你们作为挚友而感到高兴,但是Harry现在遇到一些困难了,你们愿意帮助他吗?”
 
  Hermione和Ron对视一眼,她站起来,“我想,Dombledore教授,我们要先见一下Harry我们才能真正地帮助他。当然,如果教授能和我们说一下具体情况,那就更好了。”

  “Harry是怎么了吗?”Ron似乎联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忧心忡忡。“是摄魂怪?”

  “不不不,虽然我们学校应魔法部的规定,为了保护学生们的安全而答应让摄魂怪守在霍格沃茨的各个出口,但是只要不惹怒它们,你们都是安全的。”Dombledore似乎张口想继续说什么,又转而露出一个微笑,半月形的眼镜也遮不住他眼底的狡黠,“我思索半天,还是认为这件事,还是由当事人自己说比较好。”

  Hermione拧紧了眉头,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见右前方的书架旁边悉悉索索的,突然出现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女孩子。

  两个十三岁的孩子被吓了一跳。

  “我没事。”她低着头说,“如果这也算是没事的话。”

  Ron和Hermione被吓得退后一步。

  她偷眼瞧了瞧小伙伴们。圆框眼镜下的祖母绿色的眸子很是灵动地抬起来,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

  而她半长的黑发依旧拥有乱七八糟四处乱飞的特色。
 
  “来,走进一点。不用害怕。”Dombledore走过去以长者的身份温柔地轻推女孩过来,让“她”直面曾经的小伙伴们。“不要忘记,他们是你可以交付性命的朋友。”

  她在鼓励之下抿了抿嘴,走到他们面前。

  而在她抬起头正视他们的瞬间,可怜的Ron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

  Hermione维持着自己巍巍欲坠的理智,伸出探知真理的触角轻声试探着,“…Harry?”

  女孩勉强点点头。她又想了一下,撸起刘海露出他们所熟悉的闪电型伤疤。

  “——不,我还是不能相信你……这三天魔药课,Harry的坩埚炸了多少次?”伤疤很像没错,但不能说明什么实际的问题,说不定是用了复方魔药。毕竟“大难不死的男孩”有那么多模仿他的粉丝,这个肯定是假的。Hermione悲哀地觉得自己在泥潭里挣扎着——

  不能问其他问题吗……黑发女孩悲哀地想,心塞回答:“五次。——Snape教授因为我一共扣了格兰芬多七十五分。”

  这次被噎的是Hermiome,瞧这熟悉她套路的劲……看来是Harry没错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

  救世主是个女孩子?????
 
  Hermione头晕目眩。

  说出去不仅没人信,还有可能被“大难不死的男孩”的粉丝狂殴致死好吗?

  “原来Harry一直都是女孩子吗?”Ron头晕脑胀地问,无力地用手遮住眼睛,表示心灵脆弱不敢直视,想着死了算了。“传说中大难不死的是个女孩,而不是男孩?”

  女孩子当场囧了。

  “我当然是男孩了!”她马上梗着脖子争辩,脸不知道是羞耻过度还是因为被怀疑真实性别而变得红烫起来,连脖子都有点红,看起来很可爱,导致话语中毫无说服力。
  黑发女孩不确定地一边想着昨晚的事,一边语无伦次地解释,“只是因为……好吧,我怀疑可能因为我昨天做的长发魔药出了点问题……而这个问题Dombledore暂时解决不了——Snape教授给我看过了,因为我不记得当时我加入的是什么,所以表示束手无策……哦,庞弗雷夫人来过,不过说她也不知道怎么治疗,只是认为简单的咒立停不能起什么作用……”

  她越说越小声,到后面就像嘀咕似的语调了。她说着说着忽然回忆起昨晚庞弗雷夫人面对她时的手脚无措以及深夜过来的Snape教授脾气更加不好地向她喷洒毒液的画面。

  常年紧绷着一张脸的魔药教授脸上有些冷笑的痕迹,“没想到原来格兰芬多最有魔药天赋的不是Miss.Ganger而是你吗?实话实说,我还不知道长发魔药还有能将一个男孩变成一个淑女的功效呢,我还得多谢您的实验让半夜被挖起来的我大开眼界对吗,Mr.Potter?……不,是Miss.Potter才对。”

  是的,昨晚都不知道灌了多少魔药入喉,现在嘴里还是奇怪的苦味,Harry缩了缩头有点害怕。

   出了什么问题能让你一个大好男儿变成一个格兰芬多黄金女孩?Hermione感慨似地喟叹一声,一把拉过她按在怀里,将自己埋在乌黑乱蓬的发中:“好吧,我相信是你了Harry。——只有Ron那个傻瓜才会认为我们两个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Ron蹦了起来,也过去搂着两位女孩儿。“好吧,不管你是什么性别,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Dombledore欣慰地看着他们黄金三人小组又聚合在一起,似乎与以前般毫无间隔,拥有着可交付性命的友谊与信任。
 
  “好了,孩子们,接下来我们就得快点商量Harry的事了,毕竟Great Hall的早餐时间已经快过去一半了,我想你们应该是不想饿着肚子去上课的,对吧?”

  变形课,很不幸运地和斯莱特林们一起上,Harry刚进入课室就看到了讨厌的人正聚在一起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然后惹起一小片笑声。她避嫌似的躲在Hermione后边走着,低下头用黑色的长发遮住所有标志性的脸部特征。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整天看不起他的Draco Malfoy知道他现在这样子会怎么样——以他的人格打赌,那绝对有可能是灾难式的嘲笑——Harry绝望地想。

  “哟哟哟,Ganger,今天怎么没看到我们的救世主呀?”

   Hermione让怕于见人的黑发女孩入座,正打算自己坐在靠着走廊的那边,右后方就冒出了她不能再熟悉的挑衅声音,她握了握拳头暗示自己忍耐下来,端正坐下,拿出了变形课所需要的材料以及课本。
 
  为了Harry为了Harry忍耐忍耐……理他才是傻瓜!——她气呼呼地想。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似乎惹怒了斯莱特林,他大步走到她面前,嘴唇唇线形成冷酷不屑的线条,“一个泥巴种,居然还敢不理我?”

  Hermione瞪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但是这个时候,Draco的注意力被她旁边的黑发女孩吸引住了。

  他哼哼几声,悠悠踱过来,从上到下打量着一直低着头的乖乖女孩。

  半响,他突然冒出一句话。

  “毫无打理痕迹的黑头发。”
 
  视线在游巡。

  Hermione在桌下悄悄握住女孩的手,接触了以后才发觉她的皮肤冰冷而指节僵硬。

  “格兰芬多的领带。”

  “不怎么整理过的外袍。”

   “然后,”Draco Malfoy纡尊降贵地伸出一只右手,强硬抬起女孩的下颔,盯着她的脸。“老土的眼镜。”

  透过圆框眼镜,他看到了熟悉的眼睛,睫毛长得像小扇子,眼珠颜色清新柔嫩,黑色瞳孔微微缩小,围绕瞳孔一圈的还有些不仔细观察都发现不了的浅黄色色光斑。

  这让这双眼睛十分灵动而超于平常的漂亮——Draco 漫不经心地想。

   “绿色的眼睛。”

  女孩倔强厌恶的表情像极了记忆中那人不驯的神情,就连她立马抓住他手腕的反应也像那个大名鼎鼎的大难不死男孩面对他这种挑衅而做出的举动。

  Draco Malfoy凝视着她的脸,不自觉地轻声念出那个名字。

   “Harry Potter?”

  全场寂静。

  女孩蓦然握紧了桌下Hermione的手,浑身僵直。
 
  这他妈都能认得出来!还是说Draco Malfoy你是狗转生的吗!

————
嘴上最傲娇的就是少爷了,明明说什么讨厌却观察得这么认真23333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