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德哈/Drarry】情如万年青(3)

  故事简介:十三岁的Harry喝下了自己做的魔药,然后居然就变成女孩子的故事,同时死对头Draco似乎对她有意思……

  前文请点头像找
  ※当Harry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第三人称是“他”,因为Harry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女生,他认为自己全心都是一个男孩子,只不过身体换了个性别,意识还是男生的。当Harry是和别人,(比如是和Rom啊,Draco啊)他们说话的时候,第三人称是“她”,因为描述视角不一样,所以在别人眼中,这就是一个女生
  (°ー°〃)其实你们能看得懂吗我自己都快被绕弯了
 

  “嘿Draco Malfoy你他妈在干嘛呢!”Ron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叉着腰果断拨开骚扰女同学的咸猪手,站在他们中间做一道人墙,“什么时候纯血种绅士的Malfoy家族还有这种高端的礼仪教育?”

  Crabbe和Goyle起身,一言不发地走在校园恶霸Draco 的身后,捏捏手掌做好随时打人的准备。

  “这是谁?”Draco又问了一句,然后才意识到现在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不过他依旧盯着着红发weasley身后猛瞪着他的黑发女孩几秒钟。

  移开视线,转而对着Ron傲慢地抬起下颔,“纯血种的荣耀你们这群自甘堕落weasley当然是理解不了的。就像你知道的,Malfoy的礼仪实际上只对应该被这样对待的人施行,而不是与肮脏的mudblood混在一起降低身份。”

  Hermione气愤得手都在颤抖,握上衣袋里魔杖,她最讨厌别人侮辱她父母的血统!
 
  Harry 按捺住她。

  Ron咬牙切齿,但也反击回去。“是的,我懂,一群只会见风使舵的斯莱特林而已,有什么不懂的。”

  “你!你怎么敢…!”

  教室门口,一道饱含警告的清咳声传来,正是来上课的麦格教授。她不悦地走进来。“孩子们,我们现在应该要上课了。如果不想因为个人的原因导致学院的积分被扣,就给我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Harry目睹Draco Malfoy哼了一声带着两大斯莱特林滚回他们的座位,Ron也立马入座,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身边翻书声哗啦啦的,自己也翻到对应的页数,一抬头,与挽着规整发髻的女老师对上了眼。

  “……”

  坐在全班之前的教授桌,麦格教授浑浊的眼睛写满了意味深长。
  Dombledore应该已经向全体教授通知格兰芬多大难不死的男孩暂时离校的消息了,但是,在这里Harry却觉得她好像看穿了一切,不由得快速移开视线。
 
   “今天我们要学习,将你们带来的勺子变成猫头鹰烛台。”副校长麦格淡淡地收回视线,抬起魔杖指着桌上的勺子,吐出一句咒语。

  捏着变形课留下的作业,Harry踏上了回去了  Dombledore提供给他短期居住的单人宿舍的路。Hermione顺路陪了他一会儿就去了图书馆寻找论文所需要的资料,Ron不知道吃了什么搞坏了肚子,现在正在厕所里,所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凄凄惨惨地落单了。

  真是不习惯啊,Harry想,绕过一处青草簇拥的长石凳走出中庭。

  变成女孩子之后,Harry发现他的思想似乎开始带上了女性化的某些多愁善感的特征。

  这是不正常的,这种情况在Harry还是男孩子的时候从未出现,他也不会对身边好友有正当理由的暂时脱身而感到孤独。

  “Harry Potter!”

  他条件反射地回过头。

  出现在视野中的是铂金脑袋Draco Malfoy——只有他一个人。他插袋而立,见到她回头,弯出一抹知晓一切的笑容。

  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刚才的反应似乎印证了某种看来很恐怖的设想。

  黑发女孩转过身来。

  “Harry ……Potter。”他悠悠踱至她跟前,衣袂带风,自成一派气势,仔细端详她的脸,“真的是你啊。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样了。”他嗤笑一声,“一个——女孩子?”

  她佯装不明就里, “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Potter。”

   “首先,打扰一下,我要说一句,我是Hally,不是Harry。”Harry顿了一下。她没有发现她的背部挺直,姿态端正,微微抬头,露出整体样貌,不自觉地将自己显现出年轻女性拥有的某自信特征,无形中削弱了Draco的怀疑。“你可别认错人了。”

  她又想了想Hermione平时的举动,伸出手摸了摸有些乱的黑发,说出了早上商量好的供词,“我是Potter家族流落在外的血脉,拥有和Harry Potter相近的血统,在某种程度来说,Harry是我的表兄。——长得像,不出奇吧。”

  Draco眯眼看她,清蓝色眼瞳和绿色双眸之间的无声战斗已经快要溅出火花。

  “还有什么问题吗?”这个时候不能怂,绝对的,一怂毁一切,到时候全校都知道了大难不死的Harry Potter是个女孩子的丑闻,以后把形象掰回来就难了。不仅如此,还要顶着刻薄嘲笑过一辈子………妈的怎么难做人!她揽着胸前作业的手快捏出青筋了,面上还得挤出微笑来,“如果没有的话,请你让道,我还有事要做。”

  校园恶霸Draco Malfoy的视线轻轻落在黑发女孩胸前柔软的弧线,被灼伤眼球似的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又觉得这样损害自己纯血统身份,傲气地哼了一声甩手离开。

  衣襟带风,袍子在空中划过张扬的弧度,消失在拐弯。

  紧绷的腰线松懈,双肩垮下,镜片下的绿色圆眸盯着他的背影,黑发女孩不屑地撇了撇嘴,“Malfoy?呵。他也就那样。”她低声哼哼,在秋日阳光中走回宿舍。

  (时间:小天狼星事件结束)

  海德薇的翅膀带回来了冬天和雪,今天是三年级来第五个霍格莫德村周,大雪纷飞。隔着钟面玻璃,Harry在钟楼之上俯首看着麦格教授带领一大群兴高采烈的少年走出广场,踩在雪地上的脚印纷杂不一。

  大部分学生已经走出校门了,吊在队伍末尾的Hermione和Ron转过头来,仰起头来遥遥与身在高处的她对视一眼,见友人挥了挥手,叹了一口气,转身投入旅程。

  Harry收回挥着的手,把脖子上的金红围巾调整得更贴合皮肤,撩出卡在围巾褶皱里面的发,然后下了楼,让出去给小天狼星送信的海德薇落在手臂,在雪地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去了格兰芬多塔楼。

  变成女孩子已经有两个多周了,依旧毫无办法,秋天过渡到冬天,时间一去不复返,他的一些东西也应该拿去到那一个特殊的宿舍里头了。趁着人少,他得抓紧机会,以后就没有时间了。

  Harry突然感觉到好难受,眼睛涩涩的,没有姨父的签名霍格莫德村他是不能去了,可是,还有另一个地方他短期也不能光明正大踏入了。

  格兰芬多塔楼。
 
  他不能融入格兰芬多塔楼的男生小团体,也再难感受到塔楼里公共休息室永不熄灭的火炉带来的温暖——因为他是个“女孩子”。

  多么讽刺啊,正如那个混蛋所说,一个,女孩子。

  在别人看来,一个自重的女孩应该和男孩保持一定距离。亲密如Hermione,也没有因为他们两个逾矩踏入过塔楼的男生宿舍。

  雪花洁白,轻盈地铺在身后,无声铺就静谧世界,消除一切杂音,给踯躅前行的那人以一片空白。

   他不能回去他本来可以踏入的地方。


   Hermione和Rom到了霍格莫德村后就分开了,他们有着不同的目的地,Rom要和他的朋友们去看了衣帽店。他的帽子在一次神奇动物课上被一只有着利爪的鼠型动物给挠毁了——幸好当时候急急低了低头,不然他的脖子都得断——得重新买,冬天没有帽子的事实实在冷得让人心痛。

  Hermione去了蜂蜜公爵的糖果店,她自己也喜欢吃一些微甜的糖果,平时也会买回去当零嘴。顺便给留守在学校的挚友买了一份,当做安慰礼物。

  她正在店里角落放置五彩缤纷的糖果小池里挑选着,眼角一偏,两大斯莱特林抱着好几盒的糖果盒走出门口,手上开拆把橙色的糖果塞进嘴里,而铂金脑袋一个人鬼鬼祟祟进了斜对面店里。

  Hermione眉一挑,Draco Malfoy?他会鬼鬼祟祟的?最近那么多诡异事情发生,说不定在他搞阴谋!她蹦出糖果店,装作无意地在那家店外走过,失望地发现他只是来拿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而已。

  Harry出神地举起魔杖。

  “呼神唤卫。”他轻声念出咒语,杖尖跃出一只白光牧鹿,它享受似的抬起头,头上枝型角轻扬,在他面前微微踏步,亲昵地拱了拱坐在床上的主人的头。
 
  魔杖垂下,牧鹿化作白光点点消失。

  他思念着小天狼星,他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无论什么时候,如果你愿意拥有一个不同的家……】

  Hermione的猫头鹰啄着窗户,唤回了他的神智。

  Harry连忙开了窗让它进来,同时,被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吹到一哆嗦。

  棕色的猫头鹰傲娇地低飞把糖果盒扔下床头柜上,展开翅膀在温暖的室内绕了两圈再度飞入风雪中。

  Harry对着Hermione的心意温暖一笑,明天一定得好好感谢她,即使是出去玩也不忘自己,特意带来了他最喜欢吃的糖果。

   他这样子想着,伸出手打算去关窗,却见另一只猫头鹰闪入。

  也扔下了一份礼物。

  礼物的包装很是精美,在柔和的灯光下竟然发出金闪闪的光芒。

  没有署名。

  ????

  这种看起来就很贵的礼物没有署名?
 
  谁送给他的?

  他转头看向那只行动敏捷的猫头鹰,神气十足毛发油亮,落在他的床头柜上骄傲地挺着胸脯,走来走去。

  忽然间在他端详这份特别的礼物时,那只猫头鹰探出头抓一下了他的手背,惹得痛呼出声,抬起手背发现有三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

  什么猫头鹰,和小天狼星派来送信的那只一样性格恶劣!

  Harry气愤地捂住手,在脑中搜刮贫瘠的词汇量来形容。
 
  简直……简直和Draco Malfoy一个性子!

————彩蛋————
  少爷:一定一定!要给我送去那个女孩子那里!

  猫头鹰再次啄了啄自己宝贵的羽毛。

  少爷:(第八次叨叨絮絮)不许出错,不然我就煮了你!

  流氓的猫头鹰转头看四方就是不看他。

  少爷:(嘀嘀咕咕)我才不是为那时候的行为而感觉到愧疚呢!但她又不是Harry Potter,我这样子对一个女孩子似乎有点过分……(恶狠狠瞪着妈妈给的猫头鹰)你一定给我送到知不知道!不然我就撤了你的高级猫头鹰食物,你以后就别想吃到了!

  猫头鹰突然严肃,正直地和主人对视。

  少爷满意地点点头,终于下床打开窗户让它出去了。

——————
  时间飞得太快,剧情丝毫没沾我也快哭了qaq这是一场怕毁原作就按了快进键结果根本停不下来的活生生的悲剧……
  现在让我们理一理吧。
  Harry做长发魔药的时候,是在胖夫人所在的图像被划伤、打魁地奇被摄魂怪挤落扫帚之后。第二天变成女孩子时,下定决心和Lupin学习呼神唤卫,然后在这一周内,他以女孩子的身份寻得了当年真相,然后事情按照原剧剧情一路发展……只是期间Draco没有找他麻烦了,虽然有时候一直莫名其妙盯着他(其实Harry觉得奇怪的同时也觉得舒心不少2333)
  没有用隐形衣跟着好友去霍格莫德村只是因为他突然不想去了,因为一想到他现在是个女孩子的状态他就什么干劲都没了,呆在宿舍里浑浑噩噩的

  下一次出场就是德哈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啦(〃∇〃)
  突然想更个彩蛋二

  ————彩蛋二——
  当少爷知道Harry居然用他来比作一只愚蠢的猫头鹰时
  少爷:(不满)“这是我妈妈给我的猫头鹰!关我什么事!而且哪里像我了!等等……要不是你忽视它它怎么会咬你!”
  Harry:(面无表情)“又笨又蠢,哪里不像你了。”
  Draco:“……What?”
  Harry一把把他拉下来亲住他。
  明明那个骄傲张扬的姿态最像你,不甘被埋没。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