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雷安,嘉金……
但是攻受可拆不可逆
安迷修厨!!!!我爱安哥(危险发言
实际上很多cp都能吃,哪里产粮质优 去哪里……(怎么突然发现没啥原则 〒_〒
缘更

【轰出】个性交换

※脑洞裂天,应该没有人写过吧……

※轰出only

※友谊赛的存在纯属捏造

※清水清水清水

   六月份的一个下午,艳阳高照,天气炎热,空气蒸腾空间扭曲,丛林中,五六个身影踏过杂草丛生的地面快速奔跑,人群紧凑,回头一看发现敌人追上来,留下来断后的几人立刻回身做好攻击的准备,在呼吸之间,他们之中有人的四肢变成石头一般坚硬锋利的质地,站在最前边。

  他咧嘴一笑,摆出一个挑衅的手势,“B班的,不怕痛的就给我过来!”

  下一秒,他半跪下狠狠一拳轰在地面,砂石跳动,竟崩裂了自他为中心三米以外的地表。

  “铁哲!拖住他!”随着一声呼喊,敌方一道人影爆吼一声冲了出来,脚下蓄势就是一个从天而降,两三秒的时间就和切岛锐儿郎打起来。

  “嘿!好久不见啊切岛!”铁哲彻铁一个左勾拳过去,攻势强猛,被全身硬化的男孩偏头躲过,“看看这次是你的硬化厉害还是我的钢铁……!!”

  B班趁此机会加快速度,可是没跑出七八步,突然间,地面冰霜凝结,一座冰山拔地而起,连反应的速度都没有就斩断了他们的视线,大热天的日子里冷雾弥漫,硬生生给这巨大的温差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太过分了!”B班最前头的拳藤一佳赶紧刹车,后边的同学也目瞪口呆地停下来,他们仰着头瞪着晶莹剔透的庞大冰墙,看到冰山尽头在哪里的时候立马放弃了翻越的念头。

  “这就是作弊是吧?这就是作弊!”

  “为什么同样是英雄科差别这么大!”焦躁到想打人的不止是物间宁人一个。

  后边,话被切岛锐儿郎的一招腹部膝击打断,对方被他甩出去一两米,红发男孩故意亮出白牙,“你话太多了!”

  然后他就扑过去B班尾部,拿出五十米极速跑的劲头跳进去,抓到一个是一个火速打晕,然后……就被发散着恐怖怨气的大群人形禽兽盯着。

  远处某处室内,悬浮在半空中可全方位无死角观察战局的屏幕上右上角,1—B班的三个头像熄灭,总共二十五人的班级现在还有六个头像亮着,而1—A班只折了七个。有人捏紧了椅子扶手,青筋暴起,有人轻笑起来。

  “怪不得B班的风头会被A班抢走。”十八禁懒懒地瘫着,红唇微妙地弯起来。

  “你给我闭嘴。”B班班主任的话从牙缝中挤出来。

  校长淡定地啜了口红茶。“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A班选择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策略呢?”

  “呜啊啊啊啊!”悲壮的叫声在树林上空一层一层荡出,惊起无数飞鸟。

  “给我抓住他!”

  “嗖嗖嗖——”

  切岛锐儿郎流着热泪死命地跑,在丛林间左绕右拐,险险避过来自身后的大拳攻击,感觉到危机立马下铲躲过绿发妹妹的荆棘鞭打,背在发疼,但他没有停下反而狂奔如狗,……然后猝不及防就像撞到石墙一样让他倒飞了出去。

  “嗷!”

  硬化开始失效,脚好痛!切岛摔倒在地上内心飙泪,积怨已久的B班狰狞地捏着拳头围近,就连他们的影子似乎在狂笑着。

  “喂喂喂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上来的是长马尾的女孩一笑,清秀的容貌无端端的显示出穷凶极恶来,吓得想爬起来的切岛大惊失色——妈呀,B班的大姐头!

 
  “既然挡了我们的路,”顺手一拨刘海,拳藤一佳捏得喀啦喀啦作响的拳头一瞬间变大,极具胁迫力地高高举起,“那你就给我去死吧!”

  视野完全被阴影笼罩住,眼看着就要被大拳砸死的苦逼男孩不顾脸面扯着嗓子嚎起来,一缕微风在林间穿过,没有人发现他五指下的青草地面悄悄龟裂而出的痕迹:“啊啊啊啊!!!”

  攻击落下就是一瞬间的事!

  不远处,一声暴喝突然响起: “Smash——”

  狂风从一个方向席卷而来,扩散面极大,仿佛无形的大型海啸不期而至,形成排山倒海之势,罡风甚至能把这个方向的树连根拔起,B班的人就在这个时候被强迫分散开了!

  趁他们还在艰难挡风的间隔,一条长长的肉粉色一样的东西从林间弹出,悄无声息地卷上切岛的腰身,企图把他救走,而一直注意着俘虏的物间宁人发觉到异样,复制别人的个性来抵抗强大飓风的同时想也不想地叫出同班强者的名字:“盐崎茨!”

  “是!”

  相隔几米,在狂风开始袭来的那一刻就立马用荆棘纠缠出护盾的绿发少女眼神一狠,大片的荆棘破土而出,卷动着迅速缠成一个囚牢,像一个反扣住的碗死死地把1—A班的诱饵罩住——

  冰痕哗啦哗啦地蔓延,宛如潮水一样迅速,顺着藤蔓露出地面的根部一路结冰,彻底挡住了盐崎茨的计划,她如临大敌地抬头一看,脚踩冰痕尽头的轰焦冻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对她新催生的荆棘再度冻结。

  肩头上有谁的手触之即离。眼看着结冻的荆棘囚牢从内部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盐崎茨不敢乱动囚牢,只能催生新的荆棘前去骚扰轰焦冻,毕竟她的个性【荆棘】一受到伤害就会崩断。此时,B班大姐大拳藤一佳顶着强风余威向轰焦冻攻了过去,又一片荆棘从地表嗖嗖嗖钻出,快速织成厚实的圆牢护在原先的囚牢之上,形成双层扣留。

  这个、不是她控制的。

  “物间君,”盐崎茨回头,一本正经,“虽然你现在帮了我,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复制我的个性。”

  “嘛嘛,这个时候就不要计较这些了嘛。”物间宁人报以假笑,驱动着绿色长刺的长条荆棘挥向正在直面两种攻击的讨厌的1—A班。


  你的身后可是有【空气凝固】个性形成的空气墙,你不可能跑得掉!

  我看你怎么办!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脸冷静轰焦冻的嘴角微微勾起。

  是那种【你们的算计落空了】或者【你们入套了】的嘲讽笑容。

  这不是这种情况人应该有的反应。

  不好!物间宁人心中警铃大作,可是来不及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轰焦冻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拽,迅速在地滚了一圈做缓冲,躲过了两个荆棘攻击。瞳孔一缩,他目睹轰焦冻的手按住了刹不住车的橘发女孩的臂膀,大量冰块从他手中如同某种繁衍极快的寄生物攀上女孩的身体,就在落地的一瞬间,满脸惊愕的她已经被冰块完全裹住,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

  在被敲晕之前,他眼角余光看到了有人用蛮劲打向双层囚牢——

  “呃!”

  物间宁人,失去行动能力。

  打晕他的是……绿谷出久。

  他一声倒地,面对着这个体型较小却完全不可以小看的A班敌人,盐崎茨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她看到了,树上那些一双双观察的眼睛,以及树后露出半边身体的在体育祭上表现出绝佳战斗力的那几个。

  他们是故意的。

  1—A班那群家伙都躲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随时准备阴人,现在看来遍地狼狈,1—B班现存者只有她一个,强行突围的可能性太小,可以说比中彩票的机率还小……更别说在她脑子飞速运转的时刻,突然顶上她的腰的属于模拟枪的冰冷触感。

  “我抓到你了!”

  耳边,一个女声开心地叫道。

  是1—A班的小透明叶隐透。

  盐崎茨心里叫了一声糟。

  蹲在树上的少年少女一个个轻松跳下来,随着树后走出来的一同走上前,呈扇形缓缓逼近可怜的孤家寡人,各种蠢蠢欲动不怀好意。

  多开心啊。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她还有得选择吗,盐崎茨简直心痛自己,举起手,“我认输。”

  集体安静两三秒,风不动,突然,激动欢呼声划破天际。

  “yeah!我们赢了!”

  “A班!”

  女孩子们互相击掌,周身荡漾出甜美轻快的气息,男孩们哈哈大笑着碰拳,就连常暗都舒了一口气,眼神放松下来。

  切岛锐儿郎被障子从绿色囚牢中拉起来。脚还有点痛,他用单脚笨拙地站立着,听到这句话也兴奋到就地一跳,落地时差点又崴右脚。“太棒了!……啊疼疼疼……”

  虽然也很开心但是按耐住情绪的障子:“你还是别动了。”

  切岛锐儿郎呲牙咧嘴,捋了捋额失去发胶固型作用的一缕额发。

  看见这么欢腾热闹的场面,盐崎·孤身一人·茨不知道为什么也放松下来,轻声说了一句“你们关系真好”,然后就见面前有着绿色乱发的男孩走上前来,眼神清亮:“虽然很抱歉,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打晕你。”他似乎有点紧张过头,语速很快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你是想自己来还是我们来?放心,我会找女孩子来帮你搞定的……”

  盐崎茨:“……”

  丽日御茶子明显看到在右后侧拍打着身上灰尘的轰焦冻动作一僵,不由得咦了一声。是冰冷个性使用过度导致肢体行动滞僵吗?

  显示屏前,一群教授也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东歪西倒,一直暗暗生着闷气的1—B班的班主任都勾起嘴角,校长斟了杯暖乎乎的红茶,捧着慢慢啜饮。

  “1—A班的学生都是这么有趣的吗?”

  相泽消太吊着双死鱼眼,内心甚至毫无波动,“只有绿谷一个人而已。”

  “说什么呢!绿谷少年明明做的很好!有防范意识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瘪气版欧尔迈特特意靠过来,松垮垮的西装套在身上,笑容大大,眉目间的自豪都快要突破皮肤表层了,让十八禁老师眉峰一挑。

  “依我看来,你很看好那个绿谷出久嘛。”

   欧尔迈特与有荣焉的面部表情一卡,突然变怂,磕磕绊绊道:“怎、怎么会!在我看来,所有的学生都发挥得很好,比如说轰少年的把握战略时机能力和常暗少年对个性的灵活运用。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团队意识——他们的作战都是临时制定,没有足够的默契他们是完成不了的。总之、总之各有各的好,在警惕敌人方面,绿谷少年的确做得出色。”

  “的确很好。这样肯动脑筋的孩子已经很少见了。”校长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影像,身穿绿色战斗服的男孩对陌生人说话的羞涩之感在一举一动间展露无疑,“分开两队人,人数相对较小的那一队诱敌入林,故意用有着硬化个性、耐打能力强的切岛同学断尾,然后利用轰同学的个性制造出冰山营造出此路不通的假象,好让另一小队人有足够的时间在约定的位置埋伏好,等待着切岛同学带领敌人进入精心准备的陷阱。在此同时,原先走开的小队立马调整前往会合——同学们真是聪明的孩子呢。”甚至计算了拳风的角度,为的就是分散敌人的同时不把树上的同学吹走。

  校长放下瓷杯,伸手按下了平台上面某一个按钮。

  说话的声音由此传入到面积极大的训练场的各个角落,所有的人都在屏息等待—— “我宣布,这一次的雄英英雄科友谊赛胜利方是——1—A班。”

  “奖励稍后再说,现在请所有还能活动的学生帮助现场失去战斗能力的同学离开训练场。”

  黄昏时,汗津津的少年们扶持着伤员,漫步走向训练场出口。历时一天半,雄英英雄科友谊赛正式结束,帷幕落下。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人愿意去碰物间宁人,就算是和他同班的盐崎茨都一脸正气地去搬其他同学,最后1—A班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致选定了忍辱负重的班长……

  饭田天哉托着眼镜的手微微颤抖。

  第二天上午,校长率领着十八禁和枪豪到了1—A班,走上讲台来。

  “同学们,好久不见啊。”校长站上特地为它准备的半人高的站垫,看着班级里二十个性格不一的学生,“经过一夜的休整,大家的身体应该恢复了平日的状态了吧。”

  爆豪胜己在座位上不屑地撇了撇嘴。

  “为促进一年级英雄科友谊交流而举办的雄英英雄科友谊赛圆满结束,我要在这里恭喜你们赢得比赛。那么,我就来公布奖励了。”校长挥动着小小的肉垫爪子,十八禁老师从后边上前,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台子上,“常暗同学、叶隐同学、障子同学、蛙吹同学、赖吕同学和尾白同学请在座位上等待,其他同学,一个一个上来抽签。”

  “kerokero……”在叶隐透快哭出来的“怎么能这样”的抗议声中,蛙吹梅雨委屈到呱呱的声音都小了,趴在桌子上做一只废青蛙。

  还没离开座位上去的女孩子轻声安慰她们两个。

  看到这一幕,被点到名的另外四个男性此时更心塞了,除了一向友善的绿谷出久在路过的时候说了一句“学校应该对你们另有安排”可以算得上安慰的话之外,其他和他们有几分交情的男生无一例外都拍了拍肩膀,然后在他们看过去的时候配上一副灿烂的微笑。

  常暗的黑影快要自己冒出来了,想掐死那堆混蛋。

  十几个人上去摸个签而已,抽完就下来,再怎么拖磨用时也不超过三分钟,等他们再坐回位置。

  “相信大家都拿到签了,”校长示意沉默寡言的枪豪拿出手上拎着的箱子,搬弄几下把它打开于众人眼前,校长推了推向前,“我来宣布,这一次的奖励是——个性交换。”

  里面是一行行排放整齐的小盒子,盒子表面都贴着一个个数字牌。

  “这是雄英投资的科技馆研究出来的新产物,一种可以短期交换个性的药物,而且由于维持时间短,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副作用,正好给你们做友谊赛的奖励。B班同学的所有个性药体都在这里了,分到什么,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



————
只想写一个小甜饼的我:“……”
怎么就一个背景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开始肾虚_(:з」∠)_
希望大家喜欢
你们猜一下轰、出、胜会拿到什么个性?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