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雷安,嘉金……
但是攻受可拆不可逆
安迷修厨!!!!我爱安哥(危险发言
实际上很多cp都能吃,哪里产粮质优 去哪里……(怎么突然发现没啥原则 〒_〒
缘更

  赏金猎人雷狮X流浪骑士安迷修,异世界AU
   
  这两个无论哪个方面都优秀到令人啧啧称赞的男人仿佛天生不对盘似的一向对立,一遇到就打架的机率比安迷修每天遇到陌生的小姐姐都高。

却在某次神仙打架中因为不知名原因跌落到原始森林的原始部落,被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的当地人追杀,总之就是各种逃亡,在森林逃亡途中你打我骂毫不示弱,甚至有几次差点弄死对方。

  逃亡的过程固然艰险心酸,但总算是四肢健全地出了森林。

  他们草草找了个洞穴,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脑子一抽又肉搏起来。未结痂的伤口再度飞出血液,像被撕开的布帛,双方都差不多精疲力尽了,安迷修被摁在地上的时候脑子在发懵,地面上的碎石硌得他背发痛,然后,雷狮就凶狠地吻了上来。

  都快挂了还做起来,做得像毫不认输的打架一样。

  他们的吻有着砂砾与血沫,他们的触碰摸索带着急切与杀意,喘息之中他们时不时对上的眼神蕴含着狠戾与战意,仿佛冰面下的两股熔浆,如海浪一般翻涌滚动,企图吞噬蚕食自己的敌人。

  他们热衷于给对方赤裸的肌肤留下代表着力量与攻略的咬痕标记。
  
  一场如同厮杀的性事完结后,两人心照不宣地分开走,却在后来一次次的遇见中把打架中途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肉搏。

  湿黏的汗水与鲜血,黑暗处的模糊闷哼与喘息,肩膀大腿上的咬痕,他们在无人知晓的夜晚下举着武器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走到了一起。

  然后就一起流浪啦~

  插个(在一起之后的)片段——
 
  刚刚告别一段情事,雷狮突然说:“我在狩猎。”

  安迷修趴在床上,全身有点酸痛,他听到这句话时却低声笑了起来,带着慵懒的沙哑声音响起,“恰好,我也是在狩猎。”

  他侧头抬眼看向雷狮,颜色漂亮的绿眼睛里满是张扬挑衅。

  不然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