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论神发展的发展过程√


☆背景:业渚开战中,附近的“死亡”队友都在远远围观
☆ooc肯定有!!
☆在下新人阿域,请多多指教(鞠躬

——正文开始——

  “嘶——”

  两人因身体猛烈的撞击而不得不退后几步卸掉力度,凝视着对方的脸抿唇对峙,气氛剑拔弩张。

  原来…是这样吗。

  如果你执意与我作反对的话,我不会拦着你的。

  赤羽业冷淡地挑起眼帘,斜睨着那手握匕首的人。

  右手手中也用力握了一下匕首。即使它没有杀伤力,却依旧有着判定命运的功能,真讽刺呢对不对,渚?

  明明初一初二我们还是玩得比较要好的朋友呢,转眼间一段时间过去我刚回来,你我却成为最冷酷最陌生的对手,还必须拼上所拥有的能力去赢得这场比赛。
 
  像是被人玩弄在手心里那样滑稽荒唐,你却还没有醒悟。

  “太迟钝了。”赤羽业扬起危险的微笑,如同一只慵懒的黑豹,行动时优雅而富有攻击性。

  潮田渚深呼吸了一下,认真而又严肃道:“我要让你知道,我并不是说着玩玩的。”

 渚君,真像个誓死保护柔弱公主的骑士呢。

  可是,真正的公主怕是你才对吧。

  住在城堡里,远离危险与威胁,明明拥有着超群的才能,却沉溺在故意编织的美梦中不愿醒来,这样的你,怎么打赢我?

  “那就来啊。”

  戏谑的意味在金属质感的赤金眼睛深处越发浓重,像燃烧的火苗舔舐着对方的心底。被蔑视的感觉使潮田渚猛然暴怒,紧紧握着匕首,神情凶狠活像被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土。

  有人说过,平日温柔体贴的人,一旦黑化生起气来比谁都可怕。

  例子可举潮田渚。

  在潮田渚疯狂扑身攻击过来的时候,赤羽业一边敏捷躲开一边保持思绪清醒,手上脚下都不闲地防御,插个缝就冷不丁地快速来上一招半式,用凌厉的刀风打乱那人的攻击方案。

  沙尘在飞扬,远处同学担忧旁观,而他们杀意浓郁,战意汹涌。

  当然,实力的差距不是天赋可以弥补得了的。

  当沉重的喘息开始响起,体力跟不上战略的时候,就会出现破绽。

  他故作无奈地扯起嘴角一笑。

  喂喂,太乱来了你的攻击方式。

  果然是公主啊,作风天真又笨拙。

  都是漏洞,我都不想说了啦。

  赤羽业突然眼神凌厉,趁其不备扬脚把他小刀踢飞,然后一把捉过正处惊愕状态的潮田渚纤细的手腕过肩摔把人狠狠摔倒碎石遍布的地上,迅速半跪着压在潮田渚的腹部上钳制他的腰力,并且擒住看似柔弱无骨的双手,强硬压在身下人的耳侧旁。

  “认输吧,渚君。”

  认输吧,亲爱的公主殿下。

  赤羽业俯下头,直视他不甘的透蓝色眼眸。

  “你打不过我的,在格斗方面。”

  因为这是我最骄傲最自豪的领域。

  因为这是我用伤痕和血腥堆出来的荣誉。

  所以…绝对不能输给你!

  “我不…”渚在全方面的压制下喘息着吼出来,咬牙切齿。

  明明我已经那么努力了!

  为什么还是不能战胜你?!
  
  像是看穿了他心中的忿忿不平,红发少年压低声音:“…世界本来就不公平,渚君,我以为你是懂的。”

  就如同你远离那些阴谋诡计的战场,而我只能从黑暗中浴血战斗,并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赤羽业略带嘲讽地笑了一笑,忽然眼瞳凝视着着压制下无法太大动作的潮田渚,神情凌厉如若判决生死的神明。

  “是啊…”他重重地喘息,额上冷汗把明蓝色的发丝濡湿,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的内心更不舒服了。
  
  也许我是懂的吧。

  可我不想相信。

  潮田渚咬着后槽牙,瞪着一双死不服输的蓝色眼瞳,狠狠瞪着赤羽业。全身的主要活动关节被压制,即使是奋然反抗也没什么效果,但是就算这样子,我也不想认输啊!

  杀老师,我不想输…!

  您平时教导我那么多的知识,在那个教室里所学习到的一切,难道就没有一招是在这种情况下是真正有用的吗…

  我想救您啊杀老师!!

  可是,我该如何反抗,成功胜利?

(此处脱离原著,注意ooc开始!)











  突然,小小的骚乱自集体中炸开。

  不远处担忧旁观的“死亡”同学们发出一声惊呼,有些女生看到这一幕还立马捂住滚烫的脸,小心翼翼地从指缝中观看。

  “渚君做的牺牲还真是大啊…”寺板扯着嘴角有点抽搐。
   
  “我会给你上香的,渚…”

  “真大胆啊,不愧是渚呢!”盘腿坐在地上一点都没有女孩子矜持的中村·女神·莉樱称赞道,有些大将的意气风发,“这下赤羽业输定了。”

  喂喂喂这样卖己方的最后一个“活着的”队友真的好吗,身为班长·最后良知的矶贝默默地吐槽着。

  “我应该庆幸渚的初吻是我的吗…”茅野枫捂脸,“值了。”身旁的矢田桃花一脸哭笑不得。
  
  啊啦,那是失恋的人应该有的反应吗?

  “啊啊啊出现了,同性不纯交往!!”一边正在悠闲观战·好像事不关己的某只章鱼看到这一幕连爆米花都掉了,冷汗狂飙两只触手托着圆圆的脑袋一脸“我的妈”的惊吓表情,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一下子炸了。

  其实——身为这次战斗的主要人物之一,现在的这一时这一刻,赤羽业是懵逼的。
 
  wtf这是什么神发展神转折?!

  感觉到嘴唇上带着愤恨和怒火的撕咬力度,突然的疼痛和血腥味和自下唇的伤口爆发出来,赤羽业倒抽一口冷气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少有的懵懂地睁着双眼不敢置信地瞪着身下那人,而相应的使出了美人计的潮田渚双眼一眯,腰身轻巧一扭以极其灵活的动作滚到一边摆脱了不利的局面。用有点发抖的右手撑着地面,快速站了起来,没有丝毫羞耻感地俯视着被他强势轻薄的赤羽业,甚至没有躲开赤羽业看过来的尖锐的审视目光。

  “真是大牺牲啊,渚君。”赤羽业忽然微笑,抛着涂着红色颜料的绿色塑料匕首站起来——他一向不喜欢被人俯视,所以他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方案,“这就是你的回答了吗?”

  “…是。”
  
  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却是意料之外的方式呢。赤羽业摸了摸嘴唇的伤口,果不其然,指尖染上了血渍。

  “啧。”莫名地嫌弃手上的血,却转头向那群观众扬声道,“我认输。”

  ……

  ……诶诶诶?!

  “什…”潮田渚也被这个神转折给吓蒙了,懵圈的样子萌到了极点,尤其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像是一只迷路的小兔子,“…业君?”

  “既然渚都那么大牺牲,连节操都不要了,我再不让步他大概就会不择手段了吧。”赤羽业戏谑笑着地耸耸肩,“我可不想在同学们面前表演哦,渚君。”

  蓝发少年呆了一瞬,似乎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做的事,然后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上红潮,不出三秒就已红透了,神色羞耻得好像被流氓调戏的良家少女,恨不得立马把自己埋进地里。

  深深地低下头掩饰害羞的情绪,手指不安地揉弄着迷彩服的下摆,垂下眼帘遮掩住躲闪的神色,紧紧抿着的唇角透出了主人紧张的情绪,即使几次深呼吸也无法缓解尴尬…“那个…业君,刚刚多有冒犯了,请原谅我…”

  其实他自己本身也是蒙的,当时情况紧急,只想着再不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他就救不了杀老师了,情急之下思想不经过思考,他就爆发杀气一把吻住了在这方面毫无防备的赤羽业,十分冲动激情…

  这样一想似乎更糟糕了啊,脸上的温度再度升温,滚烫滚烫的。潮田渚摸了摸自己的脸

  “啊,没事。”正迈向队友的赤羽业回身,不怀好意地问了一句,“当然,如果不是现在的场地不对,我可是十分期待和渚一起的。最近我父母不在家哦,下一次来我家吧?”

  “…业君!”明知对方在开玩笑,却依旧阻挡不了羞耻感的涌潮,潮田渚鼓起勇气抗议,“不要再开玩笑了,这样会对你我两人造成困扰的,还有刚才的那个真的很对不起!…这样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只要你不再就这件事开我的玩笑。”

  “什么都愿意做?”赤羽业转过身。

  虽然面上红潮弥留影响思维,但是却有种不安的微妙感觉。“嗯。”

  脸上出现了思索的表情,赤羽业挑起眼帘微笑,“那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

  ……

  ………

  “诶?”

 “出现啦啊啊啊啊同性不纯交往!!!”围观的某只章鱼又夭寿地炸了,一旁的同学们窃窃私语。

  “不是、等等!业君,你又在开玩笑吗?!”被告白的人一脸惊恐。

  “我可是知道渚君喜欢我的哦。喜欢…应该从初一下学期就开始了吧?”赤羽业走近他,靠近吓呆了的潮田渚的耳边低声道,姿势亲密暧昧,“真是幸运,我也喜欢渚呢,那么…你要接受我的告白吗,我的迟钝公主?”

 不是、这是什么情况…

  潮田渚懵逼了,我们不是为了杀老师的生死而打架的吗,为什么大胆最后发展到告白了??

 “我…”


——完——

结局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本魔法少女就是喜欢意犹未尽…
#业渚快打起来啊我等得好心急#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