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筑(上)

◎  其实标题与本文内容无关✔

 ◎ooc可能有的,但是he设定(其实be也有一丢丢可能的
 
 ◎官员业X隐谧杀手渚(这个设定真的很好吃啊wwww

 ◎其实本文涉及的英语应该挺简单吧,身为一只高一狗我也只能尽量了(士下坐
  如果有不懂的话请私聊我(°ー°〃)别害羞昂

  ——如果没啥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




小小的教室里,夕阳余晖遍布窗沿,投射入室内,平添几分温馨厚实的深橘色气氛。

  在这种情景下——

 “Mr. Nigisa,I love you.”

  正在辅导学生的潮田渚:“……”

  …

  ……

  …………

  ……………what?

  excuse me??

  …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天啊谁能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比琪老师和乌间老师的孩子外兼他唯一的弟子在向他告白?

  潮田老师浑身僵硬了。

  面前年仅七岁的金发小萝莉非但没有继承她母亲的多情,还多了几分乌间老师式的死板,美丽的铂金色长发落在稚嫩的肩头和背后,透彻的碧色瞳眸里闪着天真又认真的光芒,用双手托着腮期待地看着他,十分可爱。

  听说小孩子会对特别依赖的人表示喜爱,尤其是父母不在身旁,那个小孩子是外国国籍的时候…

  但是…

  这应该不是她告白的原因吧?

  我的三观都碎了。

  潮田渚想。
 
  #该如何婉约地拒绝并且不会伤害自家徒弟幼小纤弱的小心脏?在线等,超级急啊!#

  “I just want to ask you ,”我俩相差八岁,我也不喜养成系的啊,潮田渚尝试说服她,“lenresa,do you really kown what you are saying?”

  “Eh!”小萝莉握拳,元气满满,“I am dying to be your bride(新娘),please believe me!!Because …because you are my belief!”

  潮田渚:“……”

  原来上升到信仰了啊。

  不过身为当事人我怎么不知道我在徒弟心目中地位这么崇高?
  
  …不对问题不是这个!

  关键是徒弟执迷不悟快要误入歧途了怎么办?!他都快给这噗通一声跪了。果然每次遇到这样的事都会蜜汁怂啊,之前也是这样各种膈应各种方,好不容易含糊过去现在还要经历第二次我也是不能爱了。

  潮田·自暴自弃·生无可恋·渚如是想到。

  #怎么组织语言阻止一个狂热粉也是一个很烧智商的#

  #我该怎么做#

  正待他绞尽脑汁时,有一个声音忽然横在他们之间略有尴尬的气氛中。

     “…I'm very sorry to hear that,my little princess.”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红发西装青年调笑道,他一把搂住她的恩师的腰,姿势亲密神态大方,十分张扬地宣示主权,“But I wish you know the fact that your teacher is mine. ”顿了一顿,“He belongs to me forever.”

  ……业?!卧槽你刚刚说了什么!

  “ あかばね かるま!(赤羽业)”为了小孩子的节操,潮田渚直接用日语斥他,羞耻而且忍耐的神色涌上脸面,“いくらなんでもひどすぎる!( 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分了)”

  我都还没想到方法你怎么可以就这么干脆把我一直死命隐藏的事给说出来!笨蛋吗?!

  “Mr. karma!”没想到金发小萝莉反而激起了斗志,这个小小的人儿跳下椅子跑过去抓住老师的衣服下摆,高高昂起头和“情敌”对视,骄傲地宣战,“I never give up  and I never give in ! He will belongs to me one day.”

  “I don't give you the chance.”红发青年狡黠地笑了起来,搂着怀中人腰身的力度暗中一紧,让潮田渚微微皱眉不耐,暗中咬牙开始动手挣脱。赤羽业却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撒手,像是一个誓言,“Because we are couple.……we are family.”
  
  听到这里,潮田渚的动作停下了。

  这样啊…

  他垂下透蓝色的眼眸,没有再做任何抵抗的依偎在爱人的怀里,然而纤细的睫毛在微颤,透露出主人不平静的内心,蓝色长发披在身后,有几缕撩在那人手臂上,似乎是不经意的感觉。

  金发小萝莉听到这句话后睁大了眼睛,然后难过地低下了头错开了视线,鼓着脸泪眼汪汪的样子简直让人心痛,然而她只是咬着粉嫩的下唇看了一眼这两个大人,一言不发就哭着跑开了,隐藏在暗处的保镖见势立马紧紧跟了上去,保护小公主的安全。

  沐浴在夕阳最后的光辉,在教室里潮田渚闭上了眼,“你父母同意了?”

  他在问赤羽业。

  语言用的是日语,只有现在他们才明白家乡语言的魅力,在一个外国人扎堆的地方中,能遇到一个日本人简直是奇迹。

  真是寂寞啊,没有人用亲切的语言交谈,也没有可以真心交谈的人。

  所以看到赤羽业,他还是很高兴的。

  即使高兴是几秒钟的时间,一切欣喜的情感截止于对方的那一句话。
   
  但是…也好过没有吧。
  
  “我父母并不是老木头,在几次沟通后他们也懂得了我选择婚配伴侣的原因。”他蹭了蹭怀中人,撒娇意味浓重。“放心吧,我说过我会解决这一切的。”

  “哦。”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态度异常的冷淡。

  “辛苦你了,渚。”对不起,等待了那么久。

  “没关系,不过是等待而已,我向来是有耐心的。”蓝发蓝瞳的青年闭着眼轻声说,神情平静。他依旧如少年时期那么温柔善良,即使手染血污,也从未改过内心的信任明亮,“我理解你父母的感觉,也理解你。”

  “渚……”

  “所以业君,在我面前,不用掩盖自己。”潮田渚十分直接坦诚地戳穿了他看似完美的谎言,他忽然强硬挣开赤羽业的拥抱,直视对方略显难堪的金属质感的眸子,轻轻微笑,“你的脑波比平常的多了一些细微的异常,我相信真正的情况与你所说的并不相符,我也相信你的父母没有那么容易让步。请说出来吧,我有能力去承担事实。”

  态度温柔,却在言语上如同矛枪直破要点,狠戾又带着几分疼痛。

  渚啊…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不想告诉你啊。

  赤羽业苦笑:“你一定要这么懂事吗?我觉得我自己就像一个渣男一样。”

  “谁说你不是呢?让我等那么久。”潮田渚无奈的总结这些年的经历,在看到那人瞳孔紧缩的紧张反应却忽然有了想捉弄的兴趣,但他也知道对方的难处也就十分宽松地放过了。执起西装青年的右手拿到唇边轻微地落下一吻,动作轻柔眉眼温润,蓝色的长发微微摆动,夕阳浓重的阴影让他眉间的温柔更为明显,“但是谁让我喜欢你呢?即使是这样,我不也没有后悔吗?”
 
  ——一直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他可爱的爱人给了一个最简单最坚定的承诺,赤羽业反手握住潮田渚的手,真的是很用力很用力,用力到潮田渚的手都泛起了苍白的色,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仰头看着平日散漫的人嘴唇抿成凌厉的线条。
  
  “……我大概知道你父母的意思了。”潮田渚举起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会去想办法交涉。挑个日子请让我与你父母见个面吧,我想和他们谈一下。”

  “……”简直是心痛到不行了。赤羽业把人拉入怀里,紧密地拥抱着怀中人瘦小的身体,咬牙痛恨自己,“渚,我觉得我是真对不起你。”

  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潮田渚也有点心累了。

  我容易吗好不容易顶着母亲的大声斥骂与你相爱,结果又因你父母的阻扰而继续这段难以维持的恋情,不止没点收获,还把整个人都赌进去了,真是一桩稳亏的赔本生意啊。

  也只有我这么傻了,对不对?

  可是没办法啊,谁让最先陷进去的人是我呢?

  谁先爱上谁就输了这个道理,我现在可是深有体会啊。

  

——Fin

(以下碎碎念时间)
  QAQ我真的不想虐的!
  相信我!(看我真诚的眼睛!
  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发展可能会比较适合,业渚都是普通人,如果他们相爱的话就肯定避免不了这些问题的了
  然而为什么写出来反而虐的是我自己啊( ´Д`)y━・~~

  话说长发渚一直都是我的心头好啊(*/ω\*)
  每次看到渚散发的时候我都会炸啊www
  #我渚美如画#
  #我渚帅裂苍穹#

  我是一名渚厨,我是阿域,我为自己带盐。
  能看到这里真是太感谢啦,在此感谢各位点击进来并看到最后的你们!
  关于《筑》我也是构思了好几次的,所以下篇可能要迟很多天才能出来,到时需要@的请留言或者私聊吧(我都不拘的昂(°ー°〃)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