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先说明ooc严重
【】表示想法
  “ ”表示说话内容
 『』表示过去时态的语言内容
如果接受得了那就开始吧……
   ↓↓




 “从前有个勇者叫做赤羽业,他奉命深入深林去伐魔王。”

  “但是途中遭遇大型犬兽群袭击,好不容易杀掉了,却被重创得不能自理。”
  
  “他尝试着,努力地抬起身子,却无力去包扎自己的伤,只能看着血液自腰侧长长的狰狞的致命伤口中流出,和犬兽暗红色的血一起交织,染红了了身下草地的翠绿。”

  “【难道我要这么窝囊地死在这里?】他想,视线开始模糊,树叶摩挲间阳光渗透。”

  “然而深林里住着的一个年轻人,在赤羽业快要咽气的时候恰好路过,并把他拖回了家疗伤。”

  “等到三天后勇者醒来,他摸着腰间的绷带询问着正在过来床边的恩人的名字。”

  “『你救了我对吧?我是赤羽业。』他说,『我会报答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潮田渚。』长发披肩的恩人把药汤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放凉,坐在床边回答,『你的伤还好吗?痛吗?』”

  “『……如果我说痛呢?』”

  “那时候的恩人沉默了一下,低垂的眼睫很漂亮,似乎是在认真思考着回答的选择。”

  “『骗你的啦。』赤羽业恶劣地笑着,一点都不像一个拥有正义勇敢的勇者,『等伤好了之后我会走的。』”

  “『这样啊。』恩人毫不在乎他的恶作剧,只是果断拿起了药碗递过去,『快喝吧赤羽先生。』”

  “勇者看着那碗热气沸腾乌黑发亮的液体心中涌起无数恐惧,但是好歹身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勇者可不能在旁人怯场!只能喝下去了吗?……【这阴人的手段,这小子绝对是个天然黑。】他皱着眉喝着药汤想。”

  “相处了几天后,他终于懂得了蓝毛切开都是黑的这个道理,但是他越挫越勇,勇于作死,甚至不惜被灌药汤的代价也要撩这个有趣的人。”

  “『话说赤羽先生你的身体还没好吗?』很明显潮田渚也开始对他这几天的调戏感到无语了,『好了就快点离开吧,这里很危险。』”

  “『渚酱这是在赶我走吗?明明自己也很弱啊,为什么自己不走呢?』”

  “那个披肩蓝发十分纤细的人回头看他,『那个,我是男的。』”

  “『……你……在说笑?』那时,赤羽业吓到炸毛了。”

  “『没有哦。』恩人意外的坦率,『还有,我不走是我不能离开这里。』”
  
  “【……他是男的?!】”

  “那一天赤羽业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导致他提前连晚离开,在瞒着木屋的主人的前提下。”
  
    “结果拖着伤损的身体翻来覆去找了整个深林,就差掘地三里了都没找到传说中无恶不作的邪恶魔王,只能憋了一肚子的气黑着脸转身离开。”

  “结果在回到故乡的途中,没想到他又遇到了潮田渚。”

  “深林的某一处,一群犬兽包围着那人而站,犬兽虎视眈眈,他一人孤立无援,看上去十分无助可怜。”

  “正当勇士拔出剑想着【这要是算英雄救美他会不会以身相许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准备援救时,潮田渚有了动作。”

  “他把手中新摘的药草轻轻放在地上,而后平和如天空的眼睛凌厉起来,似乎换了个人一样,如同毒蛇一样黏腻冰冷的杀气蔓延。围观的勇士看着他冷静得近乎冷酷地用着一把小匕首杀掉了那里的犬兽,身体一阵冰凉。”

  “【原来(那几天)我一直跟一个人型凶器住啊。】他心脏有点颤,看着衣衫染血的潮田渚想。”

  “『啊咧,赤羽先生,是你啊。』潮田渚发现了他,好像有点尴尬自己身上的血迹,在那里笨拙地解释着,『这个……是经常有的。』”

  “【超人的攻击力,经常有的屠杀,一个人孤身住在深林,不能离开的原因……】”

  “【所有的不对劲联系起来,最后的问题呼之欲出。】”

“『你……到底是谁?』”
  
  “『我?』无辜的年轻人指了指自己,有点疑惑,『我是潮田渚啊。』”

  “『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勇士抽出剑来,摆出攻击的架势。”

  “『……现在你应该也有答案了吧。』潮田渚抱着药草直视着他,面前血迹鲜艳,有几分嗜血的杀意,『勇者?』”

  “……够了!不要再说了!”有人伏在床边咬牙喊道,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呢?”衰老的人握紧他的手,浑浊的双眼深深凝视着那张不曾变老依旧青春的脸庞,“为什么你要哭?”

  “你这样……对我很过分啊……”床边的人低声道。

  “渚……。”躺在床上的赤羽业努力地笑了一笑,发现肌肉僵化真的勉强不了也就放弃了微笑,只是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你陪了我一辈子,我没有遗憾了。”

  发丝枯燥无色,眼神浑浊,皱纹横生,肌肉无力化,他的一生即将截止于这个时段。

  说实在的,到了这个年龄,已经没什么事是看不透的了,但只有爱人他是最放不下的。

  我多么想和你一起生活下去,用脚印踏遍这个大陆的每一寸土地,用目光将每一处的美丽风光刻在记忆中,成为你我存在的证明。

  但是啊,人类和魔王的年龄是不一样的。

  人类四五十年的时间,对于长寿的物种来说,就只是花开一样短暂的瞬间而已。

  “你老了……”潮田渚咬着唇低低地说,伏在床边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恐惧那人的离开。

  “但是你依旧那么年轻。”年迈的赤羽业轻声说,声音中透露出虚弱的气息,“我还记得我们的初遇,以及我们的旅程。去了哪一些地方……见证了哪一块土地的风景人文,许下了哪些诺言,我都记得。”

  “……你记得真清楚……”悲伤的年轻人露出了一个微笑,眼角泪水滑落下来,“我有一些都忘了呢。”

  “……人类的生命很短,所以他能记住。”赤羽业虚弱一笑,“有一天你要是忘了我,我也不会怨你的。”

  “……业……”潮田渚闭上了眼睛,听从爱人的爱好长到腰际的蓝色发丝在地面铺开,像是一条条交织的命运线,混乱又纠缠不清。

  “真好啊。”床上的老人感叹,“你还那么年轻,渚……可以答应我,代替我走遍整个大陆吗?”

  “……好啊。”潮田渚抬起眼,纯彻的蓝色眼眸像是天空那样美丽辽阔,认真倒映着那人苍老的容颜,忽然微微一笑,笑意浓郁如若曼沙朱华的盛开,鲜艳又悲哀,“我答应你。”

  “你的笑容……果然是最好看的……。”赤羽业的声音渐渐虚弱下去,到了最后,气音已经没有了。

  他死了。

  这么安静,又这么平顺,他就这么死了。

  眼神满足,表情安详。

  “……☼你真是……混蛋啊!”阳光穿透的房间中,完全寂静的空间里,一声伤心欲绝的呢喃响起。

  “留下我一个人……”

  蓝发蓝眸的年轻人颓废地捂住了脸,泪水自指缝间滴出。

(完)

阿域:
  私心觉得有点虐啊这一次
  不能白发偕老什么的……
  但是莫名的就有点治愈感什么鬼(自己都给跪了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