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维勇)恐怖片记事

  设定维勇同居,维克托百般暗示但勇利超迟钝hhh

  尤里奥被他爷爷托付在维克多的住所了,凭着尊老爱幼的优好品质,勇利一整天忙上忙下。
  尤里奥对于炸猪排盖饭的好感度一路狂升,直到夜晚十点多那个内敛的日本青年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
  还一脸腼腆地抱着那个东西说,“今晚我们熬夜吧!我一直都想…”
  神色期待而甜密。
  等等,等等等等。有什么事是老秃子不能满足你的?尤里奥将凝重的眼神投向沙发上明显一脸懵逼的维克托。
  趁着勇利去进去房间的时候,尤里奥立马转了转身子严肃发问:“维克托,你肾虚吗?”
  维克托抱着暖和的马卡钦听到这里脸都黑了,“我还没和他有过实际关系——当然,如果他有需要我是一定会满足的。顺便说一句,我觉得你的存在并不需要。”
  众所周知,战斗民族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可是出类拔萃的。
  身为运动员,就算是花滑运动员,维克托的体力与精力也是无可挑剔的,更何况他被称为冰上的皇帝,有着世界级大赛五连冠的荣誉。没有理由会满足不了胜生勇利!
  被熊孩子嘲讽不行了的维克托咬牙切齿,撸了一手毛茸茸狗毛,觉察到主人情绪不太对的马卡钦向他拱了拱头,汪了一声。
  尤里奥怜悯的眼神.jpg
  好可怜啊,现在快一年了都还没泡到手。
  维克托脸更黑了。
  “啊呀,你们在聊什么?”
  胜生勇利抱着一张被子出来了。
  等等,被子???
  我刚刚才成年啊你要不要这么禽兽?尤里奥惊恐万状,你信不信我会被你旁边那个欲求不满的老男人怼死的!
  “炸猪排盖饭,你想做什么?!”
  太重口了,居然选择在客厅!
  胜生勇利啊,是我太小看你了么!
  尤里奥觉得自己贞操不保。
  维克托看到他拿着被子还一脸红晕就已经大惊失色了,急急表明态度,“勇利,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回房间去聊…!”
  童贞胜生勇利同学:????what?
  “你们在说什么?”勇利跪下把被子摊开,铺到已经垫了一层地毯的地板上,“夜晚好冷啊,我觉得手脚要冰掉了,你们不冷吗?”
  两个斯拉夫人:……
  把被子完整铺开,胜生勇利拍了拍手,“好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了。”头转向精神紧绷的两个人,笑道,“好不容易你们都在这,吃完晚饭的夜晚总是无趣的不是吗?”
  天呐,他还眨了眨眼!这么明显的性暗示!维克托抱着爱犬生无可恋状,感觉自己心都碎掉了,我要和别的男人分享勇利?这怎么可能!
  “勇利!”维克托反应极大地叫出声,声量大到吓到一旁的小猫尤里奥缩起了肩,面色郑重得好像决定了自己的一生,“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做!”
  “…我们可以一起看恐怖片…”胜生勇利将剩下的话说出口,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一个音节几乎是含着说的,一脸呆滞。“等等。你说了什么…”
  “……”
  “…………”
  糟糕了。
维克托默默地用马卡钦遮住脸。 
胜生勇利一脸恍惚,跪坐在地上,“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对的,你还自己找了理由。尤里奥喝了杯水压压惊,面无表情地表达自己的无理取闹,“你没有听错。”
  没想到那边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自言自语道,“算了,先看个恐怖片吧!”
  尤里奥差点喷水,喂喂喂猪排饭你的神经有没有这么粗啊?!
  胜生勇利从被子下抽出几张碟子,笑眯眯的。圆圆的眼睛都弯了,用叠开碟片遮住了自己往上扬的嘴角。和他眼睛里的笑意形成鲜明的对比是,封面是或流血的肢体或一片枯萎的玫瑰中藏着一双怨恨的眼睛或是空荡荡的绳索,尤里奥和迅速调好状态一脸坦然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维克托都抖了一抖。
 
  电影开始播放。
  尤里奥:눈_눈
  维克托:╮( ̄▽ ̄")╭
  胜生勇利:⊂[┐'_'┌]⊃

  电影向恐怖画风转变
  尤里奥:Σ( ° △ °|||)︴噫?
  维克托:(゚Д゚≡゚Д゚)
  胜生勇利:w(゚o゚)w
 
  电影高潮部分
  尤里奥 :(抱住勇利)啊啊啊啊啊
  维克托:啊啊啊啊啊勇利救我啊啊啊
  胜生勇利:( ̄⊥ ̄)啊
 
  电影结束以后
  尤里奥:(紧紧抱着勇利)天哪啊啊啊啊啊
  维克托:(全身恨不得贴在勇利身上)啊啊啊啊啊勇利救我!
  胜生勇利:(乖巧坐直)我觉得带你们来看就是个错误

  生于日本听着怪谈长大的胜生勇利无所畏惧地微笑。

评论(23)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