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

三大本命——瑞金,维勇,德哈

【番外】传说级SSSR和那只SR的阴阳寮爱情故事(上)

  众所周知,胜生勇利是个薄皮易跪的式神。
  上场发挥必失常,也无法辅助,浪费鬼火,每次第一个被打下战场的都是他。不仅占着宝贵的资源,还毫无用处,毫无贡献,而阴阳师的朋友们每次来访,都明里暗里劝着她喂掉这只输出低的式神。
  可是该寮的阴阳师却一眛地品茶品茶品茶似乎很渴的样子,不言不语…_(:з」∠)_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的无赖样。
   这一次,为她们送上茶具的胜生勇利听到了谈话的内容,怯怯瞥了一眼阿妈,却发现阿妈垂下眼睫乖巧坐着,像是听进去了她们的话语,在思考着将他喂给哪个哥哥姐姐。
  完了,阿妈不要我了。
  小孩子委屈地眨眨眼,忍住哭泣的生理反应,为她们摆好茶具才不失礼节地退开。
   离开气氛压抑的房间,他小跑着,眼含泪水扑进院子里喝茶观冬景的雪女姐姐的怀抱里。
  “雪女姐姐…雪女姐姐,阿妈不要我了。”他哭着说,抓紧了雪女花纹漂亮的袖子。
  “啊,勇利…”雪女赶紧把手里的茶杯移开小心撒在他身上,空闲的左手抱着他轻轻拍背,笨拙地安慰道:“怎么可能?勇利可是个乖孩子。阿妈不会抛弃你的。”
  “可是…”
  “啊呀,雪女姐姐在这里啊。”拿着一个小鼓身穿紫色和服的小姑娘笑弯了眼睛,踩着高高的木屐走过来,走过来才发现她怀中有一个可怜的小人儿。“勇利怎么了?”她坐下,声音软软地说道,摸了摸勇利柔顺的发丝。“被谁欺负了?”
  “蝴蝶姐姐…”
  胜生勇利就在雪女的怀中坐起来,带着泣音一抽一抽地讲明原由。小孩子挣扎起来的时候朴素的和服微微下滑,露出了线条美好的后颈,注意到的雪女不动声色地帮他扯了扯。
  蝴蝶精摸摸他的头,面色为难,“真可惜呢,今天姑姑不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安慰人的经验…”
  六岁的勇利仰着头,泪眼汪汪的。
  雪女:……好心痛
  蝴蝶精:(内心呐喊)天哪勇利不要这样子我的心好痛!
  “没…没关系…!”可爱的小孩子伸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双颊因为刚才的哭泣而产生了生理性的红晕,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姐姐们愿意听我的话已经很好了…呜…我,我一直都很感谢你们…不过我总觉得下一秒我、就看不见你们了…呜呜呜…”
  雪女: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勇利不要哭了
  蝴蝶精:啊啊啊啊啊勇利你怎么连哭泣都这么可爱!但是你的笑容更可爱啊qaq不要哭了,我的心好痛噢给你祭祀之舞会有用吗?
  “别哭,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面对勇利的泪容毫无招架之力的雪女生硬地移开话题,手轻轻顺着抚摸小孩子的背部,“蝴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后山的森林最近有点不太平静,山下的村庄每天都消失一个人,剩下的村民向阿妈求助。”
  “她派你和我去?”雪女的动作顿了顿。
  “对呢。”
  “那…勇利呢?”
  蝴蝶精为难地摇了摇头,“勇利太小了,带着他去很危险。”
  胜生勇利赶紧抬起头,努力露出一个微笑,双颊通红,“我没事的,姐姐们不用担心!这件事关乎人类性命,每分每秒都有威胁村民安全的可能,你们快去吧。我会……等着你们回来的!”
  雪女垂下了眼睫。
  ——万一…回来了看不到你呢?
  雪女和蝴蝶精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样看到了对方担忧的神色,蝴蝶精轻轻叹气,握起小孩子的手,认真道:“没事要向阿妈多撒撒娇,知道吗?”
  她放手后,雪女无声地拥抱了下他,力度有点大。
  然后她们凝视着他,一起起身走远了。
  胜生勇利看着她们踩着木屐,裙摆被风鼓出战士起风的气势地一步一步走远,然后消失在拐角后面,内心突然很酸涩。
  这一次,他又推远了想靠近自己的人。
  胜生勇利孤零零地坐在地板上,屈起双腿把脸埋进了掌心里。
  但是,他吸了吸鼻子,在黑暗中眼睛又开始酸涩,想着,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小式神啊,哪里值得身处阴阳寮中心地位的姐姐们来担心呢?
  我哪有这个资本。他轻轻啜泣。

  木屐的声音由远及近,富有节奏,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衣物翻动声,后背突然有了一片温暖的触感。
  “勇利,抬起头。”有手伸出来,环住他稚幼的身体。
  熟悉的声音,是阿妈的。噫?不是姑姑…吗?勇利的身体抖了一抖,把脸从掌心里抬起来,惊讶地转头看着她。
  “怎么眼睛红红的?阿妈可不喜欢哭泣的孩子呢。”阿妈笨拙地用袖子擦他脸上的泪痕。
   胜生勇利轻轻抓住她的手臂,瓮声瓮气地, 似赌气一样回答道:“反正我就要被喂掉了不是吗?”
  所以无所畏惧是吗?
  褪去乖巧的假壳,露出真实任性的性情?只有这个时候你才坦诚…等等!喂掉勇利????
   阿妈看起来卡了一卡,就像是被一块非常好吃的糕点噎住了一样。
  “我——我哪有???”她被冤枉似的喊起来,手上抱紧了她的崽(?),“勇利这么可爱我才不会喂掉好吗??”
  “嗯、嗯??????”
  小孩子震惊甚至可以说是懵逼的神色成功取悦了这个阴阳寮的主人,她微微收紧了怀抱咯咯笑道,“你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宝贝?我有说过,要把你喂掉吗?”
  “可是、可是…”勇利语无伦次了,一脸慌乱,“阿妈的客人说了,我没有任何用处…阿妈那时候也没有反应我…我…难道不是…”
  “哈哈哈哈哈~”阿妈从背后环抱住他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她胸腔的震动终于让胜生勇利意识到他们姿势的亲密程度,观念传统的小孩子脸上烧红,用手扒开她的手小声别扭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阿妈可从来没有答应过她们呀。”她把下巴置放在小孩子稚嫩的肩膀上,惬意地眯了眯眼,“你没看到阿妈一直神游的表情吗?”
  “而且啊,讲真阿妈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哦。”她晃晃脑袋,冲他眨了眨右眼,“寮里的空房间那么多,你以为真的和她们所说的那样说你很占地方?你怕什么不好怕不够房子住?”
  “阿妈真的…不会?”
  勇利呆呆地看着她,“可是我又没有用,帮不上阿妈的忙也没关系?”沉默两秒,又开始露出落寞的表情,抱着双膝喃喃自语了,“明明我只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式神啊。”
  这孩子…我该说什么好_:(´□`」 ∠):_怎么怎么说都不开壳呢,真想看看这个小脑瓜里面装的啥玩意。
  ——以上,来自阿妈的怨恨。
  “哦对了,勇利,我和你说一件事儿。”阿妈蹭蹭他软软的身体,“有人出高价钱请我去除祸妖,三天后回来,这段时间你能帮我看家吗?”
  要离开?
  他的心神颤了一颤。
   勇利却依旧轻轻抱住阿妈的手, 送上乖巧的微笑,“如果可以帮得上阿妈的忙,我会努力的。”

  姑姑出去了,阿妈出去了,雪女姐姐和蝴蝶姐姐也出去了,整个阴阳寮里就只剩下他这个SR能守护得住寮院的安全,这样一想,胜生勇利感到了十分的压力,他用力抱了抱院子里树下一直低头扫雪的帚神,“我们一起守护家园好不好,帚神?”
  帚神努力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
  “…我知道了。”勇利继续抱着,自言自语道,似下定了决心,“我会好好看家的!”
  月光如水,微风拂过,有雪霜自枝头黄叶落下,跌入雪地里,院里已有人深眠。
  胜生勇利睁大了眼睛,毫无困意。他捏着被子的一角,看着窗外夜色逐渐浓郁的过程,直到万籁寂静。
  万籁寂静?!
  ——连雪花落去地上的声音消失了?
  他更快察觉到不对,坐起身来防御,却怔怔看着屋里突然云烟四起,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地充满了所有的地方。
  有什么东西来了。
  “啊呀呀。”
  那是一道很清灵的少年音,分不出男女。
   用十分轻的步伐。
  【它】一步一步的来到床边。
  渡着月光式凉薄的银光,贵重繁华的袖子里伸出一只白皙优美的手,抚上床上僵直坐着的小孩的脸,含笑说道,“你还没睡吗?”
    看呆了的孩子眼中映出的,是一个非常漂亮,漂亮到让人感到震撼的美人。银色长发如水银泄地般曳地,波光潋滟的湖蓝色双瞳慵懒地看着他,身着的粉紫色重衣在月光下闪出让人心动的光芒,而柔软的嘴角带了笑的弧度。
   “不枉我费了那么多心思来支开那些人,你真是…很有价值呢。”
    胜生勇利懵了:“可我只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式神啊。还有,姐姐,你的手好冰,放开我可以吗?”
    美人额角跳了一跳:“姐姐????”

  ——TBC——
  关于勇利的设定是寮宠哦,全寮的式神不论强弱都愿意宠着他哈哈哈哈
  记者:请问你们喜欢胜生勇利的原因是什么?
  阿妈:(握拳)正太大法好,勇利我的菜wwww
  雪女:(罕见红着脸)勇利很可爱了!
  蝴蝶精:(捧心)啊啊啊我的小心肝他太可爱了
  姑获鸟:天性
  帚神:(耿直)他不会掉毛

  (话说阿妈好非啊)
  你们喜欢这种画风吗_(:з」∠)_
  哭唧唧的小小的勇利我也好想抱╭( ̄▽ ̄)╮
 

评论(35)

热度(682)